澳门新葡萄赌场娱乐

手机扫一扫

莫听穿林打叶声
发布日期:2020-07-18    作者:王茜    
0

子瞻因“乌台诗案”被贬黄州,在静下心来感受世间冷暖之际,也想要为日后生活找一着陆点,于是偕友人一起去沙湖买置田地,突遇风雨,又无处躲避,朋友皆感狼狈,只有子瞻不觉,管它老天雨雪或是放晴,且在大自然中放开喉咙吟唱,从容而行。

很多人喜欢子瞻的这首《定风波》,把它作为人生陷入困境时的开导词。“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”人生际遇犹如天气晴雨,没有一种状态会持续不变,月盈则亏,水满则溢,乐极生悲,过犹不及。这些道理在苏子与客泛舟于赤壁之下,“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。哀吾生之须臾,羡长江之无穷。”之时,便已经通过人之渺小,生命之短暂间接地表达过。子瞻不是枉顾客观存在,而选择逃避不谈,故作潇洒的那一类人。他从来都知道自身的真实境遇,只是用乐观、洒脱的性情坦然接受了风雨,并有创意地在困窘中找到了使得自己愉悦生活的出口。比如,文首提到的骤雨,他甚至觉得“竹杖芒鞋轻胜马”,你有豪华马车,我穿着草鞋,拄着竹仗,可是更显轻快啊;比如泛舟江上回答友人人生苦短困惑时的“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,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;自其不变者而观之,则物与我皆无尽也,而又何羡乎!”不用羡慕,万物都在一个规律中运转,哪里谈得上不变和永恒,开心就好。

我们又何尝不是在生活中接受一次次风雨的洗礼,有的人被浇得浑身湿透,心力交瘁,最后自暴自弃,一蹶不振;有的人早早地预知风雨,从容地用技能、资源和努力编织“蓑衣”,扛住考验,顺利过关;但我最敬佩地是第三类人,他们修炼自身能力,但也坦然接受人生中的不如意,甚至能在低谷中发掘“林荫小道”上独特的韵味,即洪应明在《菜根谭》里所说:“宠辱不惊,看庭前花开花落。去留无意,望天上云卷云舒。”

“莫听穿林打叶声”,子瞻啊,料峭初春的风雨穿过竹林,打在叶子上,如此妙绝的图景和音律会被你收入画作和曲调中吧。

诗意人生便是如此了。(韩城公司 王茜)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