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新葡萄赌场娱乐

手机扫一扫

外婆的爱,也是妈妈的爱
发布日期:2020-07-21    作者:白亚萍    
0

入夏以来的雨断断续续就没停过,阴雨绵绵的时候,不由得担心起外婆的腿。因为年轻时候的过度操劳,她的腿每逢阴雨便是刺痛难忍,只有在晴天的时候才会舒服一点。不知道这样的天气里,她坐在雨檐下,思绪会飘到哪里。

外婆的爱,也是妈妈的爱

自打我记事起,就听妈妈给我讲外婆的故事。生于抗战时代的外婆前半生经历了颇多坎坷。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年代里,外婆丝毫没有选择人生的权利,也毫无自由可言。在人生的花季就在父母的安排下嫁给了外公。而幸运的是,外公对外婆也是真心,他淳朴老实,对外婆有极大的宽容和怜爱。虽然时代剧荡,他们在战乱的缝隙里也寻得一份安稳的生活。可外公的身体不好,干不了力气活。那时候的生活来源都在田地里,耕作的劳苦和持家的艰辛全放在了外婆身上。农活忙的时候,外婆一个人在田里干活,孩子放在不远处的草堆里,让他们自己玩些花花草草,时不时地直起腰看一眼孩子们,便又继续忙活,这一忙就要到天黑,一年四季,头戴星光,脚踏麦地,春种秋收,简单而纯粹。

这是母亲口中的外婆,坚忍要强。而我记忆力的外婆,却是一个温柔慈祥的老人,没有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辛苦,只是经营着生活的琐碎,为儿女和晚辈们有着操不完的心。

北方的女人好像都做得一手好面食,我外婆和我母亲便是这样。从小吃的那些面食,是我在外面哪里都找不到的美味。每次去外婆家,她就要攥一攥我的胳膊,嘴里还要嘟囔着又瘦了。每次从外婆家回来,都要胖两三斤。我坐在旁边听她和母亲聊天,外婆翻出一袋一袋的零嘴,都是攒了很久的零食,糖都化了,却还是一样的甜。她们聊着聊着我就听够了,嚷着要回家,母亲总是劝我再坐一会,再等一等。等我终于明白母亲的再坐一会的心情时,一切早已换了另一番模样,我的母亲也早早地离开了我们。

母亲的早逝对外婆的打击非常大,她的背更驼了,走路也慢了许多。每次去见她,她都满眼含泪,说我和母亲长得最像,看见我就像看见她女儿一样。那时候我才想,为什么当初不让母亲多坐一会,如果多聊一会,这时候的遗憾会不会少几分。外婆喜欢和我讲母亲小时候的事情,从她出生到上学再到结婚成家,这中间的故事外婆讲了一遍又一遍,我也听了无数遍。可是我还是想听,外婆也还是爱讲。联系我们血缘的母亲不在了,但这份亲情永远都在,我们用语言和回忆串联起母亲的一生,用我们的方式想念她。外婆还是会做我最爱吃的面,我永远做不出这个味道。浓郁筋道,蒸腾的热气湿润了眼睛,雾气中的外婆,也是母亲的模样。

这次也是孩子催着我走,说要回家。我也同样的劝他道“再坐一会,就一会。”看着外婆苍老的模样,我真不敢走的太快,总想再多坐一会,再多看一眼,再陪一陪这个和我同样深爱着我母亲的人。而每次从外婆家离开,她总是给我带许多的东西,一些在城里难以买到的东西,都是外婆长久地为我准备着的。以前母亲做的这些事情,都换做了外婆来做。

小时候母亲喜欢给我讲外婆,长大后,外婆喜欢和我讲母亲。在她们缓缓叙述的故事里,岁月之船也已悄悄划远,记忆的空隙间只留下一抹淡淡的回忆。而在外婆饱经风霜的脸庞上,又多了几道岁月的残痕。我母亲不在了,她便如母亲般呵护我,她女儿不在了,我便如女儿般照顾她。

窗外的雨还没停,噼啪打在窗户上。我擦干眼角的泪水,准备去哄孩子睡觉,讲的睡前故事,是他外婆上学时的趣事。孩子,不要忘了,你曾经也有一个爱你如生命的外婆。(汉钢公司炼铁厂 白亚萍)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